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事故警示
当前位置:首页 > 事故警示

“宜化人心目中的神”倒台 曾用酒抵员工工资

时间:2018-1-23 11:56:30  作者:  来源:  浏览:479  评论:0
内容摘要:此前被视为“宜化人心目中的神”,1月22日,湖北宜化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蒋远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官方宣布正接受组织审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个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属国企,排名中国500强企业第193位。两年前,媒体公开曝光称,该企业以酒发员工工资、冲抵供应商账款,并且拖欠雇员...
此前被视为“宜化人心目中的神”,1月22日,湖北宜化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蒋远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官方宣布正接受组织审查。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个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属国企,排名中国500强企业第193位。两年前,媒体公开曝光称,该企业以酒发员工工资、冲抵供应商账款,并且拖欠雇员千万血汗钱。 而蒋远华22岁进入该企业,从一名技术员干起,35岁即升为董事长。在其带领下,湖北宜化销售收入从36亿飞跃至400亿,但近年来持续亏损,尤其是今年三季度,净利润竟降至-12.76亿。 被指用酒抵员工工资:酒占4成 宜化集团官网显示,其从1977年创建的宜昌地区化工厂发展衍变而来,由宜昌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系市属重点企业。其以煤、磷、盐三大化工为主业,拥有两家上市公司(湖北宜化、双环科技)。 此外,在2017年中国企业500强,该集团排名193位,中国制造业500强排名第80位,湖北企业100强排名第5位。并且先后荣获“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国有企业创建‘四好’领导班子先进集体”等荣誉称号。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12月18日,蒋远华还是党委书记、董事长。当日该集团组织中层培训班,集团党委副书记受委托作总结讲话。而待到1月22日落马时,湖北省纪委监察厅就称其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其实早在10天前,网上就传出其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消息,还有人对此表示“属利好消息”。这民意背后的情况或许能从两年前《长江商报》的一组公开报道可以管窥一二。2015年12月14日,这家湖北媒体以头版头条+4版、5版的大规模,揭露了宜化涉“以酒代薪”、拖欠雇员千万血汗钱的事件。 在“以酒代薪”方面,报道称,将自营白酒和红酒等产品纳入集团创收体系,是上市公司湖北宜化在主业低迷下的多元化策略。不过,此举遭到各界的强烈批评。记者调查发现,“内部员工销售模式”被演绎成用酒抵发员工工资,甚至冲抵供应商账款等另类方式。 宜化采购商徐明(化名)对记者透露,多年来,宜化集团一直将酒“强制”售卖给供应商、采购商。“比如说,采购一吨货,货值3000元,有关方面只收2900元,其余100元为酒款。” 一位在宜化集团旗下化工厂上过班的老员工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你不买酒,货款就慢慢拖,反正就是拿不到钱。”多名内部员工皆向记者证实,宜化集团曾经用酒抵发员工工资,比如发60%工资,发40%的酒。 对此,该集团回应称:“都是误会,只是供应商的误会。我们员工可以自愿利用私人渠道卖酒,这是鼓励员工额外创收,全属自愿,绝不可能出现强制购买。” 至于被指拖欠雇员千万血汗钱一事,该报称,作为宜化集团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双环科技的子公司,宜化置业拿下宜化山语城项目,却遭遇承包建筑商——泸州佳乐公司“跑路”,与后者签署劳务合同的四川太阳劳务公司雇员住进了项目商铺,称遭拖欠的工钱总计约1000多万元。 当时,宜昌政府已经多方介入,但是雇员与宜化之间的矛盾仍未解决,原因是双方各持一本账。“我们算出来有1000多万,但是宜化算出来只有一两百万,悬殊太大。”太阳劳务公司负责人宋江表示。 多次提议涨价,吃“最贵”罚单 至于蒋远华,出生于1966年,系宜昌当地人。一所高校称之为“优秀校友”,并披露其为经济学博士,是拥有正高职的高级工程师,还于2010年获“全国劳模”光荣称号。 1988年7月大学毕业后,蒋远华进入宜化,从一名车间技术员干起,先后担任车间主任、化工研究所所长、总经理助理等职。 优秀校友材料称,他从小就特别崇拜两个人,一个是近代思想家杨守敬,一个是三国时代的陆逊。杨守敬的故居就在他的家乡宜都附近,而宜都一中的校址就在以陆逊命名的城关陆城镇。 高考填报志愿,班主任极力劝说蒋远华填报了某所高校。而蒋远华红了脸,颇有几分尴尬:老师,我想当将军,是因为我讨厌我这个蒋姓,同学们都叫我小蒋,蒋介石的后代,我就是想争口气,把蒋字上的草头给拿下来! 毕业进入宜化后,27岁的他就成了公司班子成员。他兴奋,继续深造,读完了博士学位,后来又赴美国进修。待其回到宜化时,公司却跌入了低谷,效益一落千丈。 2001年2月,此人升任宜化集团董事长,当时银行帐上仅有1万元现金,他只得借钱、贷款给职工发了工资。一夜之间,集团70%以上的中层干部被其撤换、调整。 2010年的报道显示,此人为国家盘活不良资产近200亿元,为社会创造、新增就业岗位超过40000个,为国家上缴税收近30亿元,使宜化集团销售收入由36亿元发展到突破400亿元。 然而,在蒋远华在任最后几年,湖北宜化开始出现严重亏损。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宜化集团总资产为567.24亿元,总负债为489.54亿元,此后还被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到了2017年11月,宜化集团发布三季度业绩亏损情况公告,称公司净利润为-12.76亿元。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双环科技的业绩表现也不算很好。2014年到2016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分别为769万元、1182万元和-6.28亿。 此外,2017年9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18家PVC(聚氯乙烯树脂)企业因通过微信群多次达成统一涨价协议,违反《反垄断法》,被处以共计4.57亿元的罚款,系9年来,价格执法部门对国内企业开出的最大一笔罚单。 湖北宜化正是其中之一,被罚5261.98万元。而且官方还披露,该企业与另一家公司通过微信群多次主动提议涨价,在案件中起主导作用。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优秀校友的材料称,有人说蒋远华应该是快乐的,因为他有高额的年薪、奔驰轿车,还有宜化众人,乃至整个社会的尊敬,他甚至就是宜化人心目中的神。但是表面的光亮鲜活永远只是暂时的,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沉淀自己,为了他的员工和自己一样拥有平等、和谐、自由、尊严。 如今,随着“神”的倒台,除了沉淀,蒋远华还终于有了更多时间来好好地反思自己。 台媒称,2018年年度“爱德曼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满一年,美国民众对美国机构,尤其是政府的信任度骤降;相较之下,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大幅提升。 据台湾“中央社”网站1月21日援引路透社报道,在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发表的“爱德曼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显示,整体而言,美国民众对政府、企业、媒体与非政府组织的信任下滑幅度,是28个受调查国家中最多的一个。 报道称,特朗普多次谴责媒体与司法体系,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攻击有破坏大众对媒体与司法体系信心的风险。 报道称,相较之下,中国民众的信任度提升,且升幅是28个国家中最大的。 中国政府的信任度跃升8个百分点,达到84%;而美国这个数字则下滑14个百分点,跌至33%。 美国爱德曼公关公司负责人爱德曼说:“美国正在承受前所未见的信任危机。” 报道称,爱德曼说,美国信任度严重受损,是这份调查报告18年前开始至今,首度看到有信任度骤跌与经济危机无关,也与类似2011年日本福岛核灾的大型灾难无关。 美国当下经济不但没有问题,反倒展现出强劲成长,股市也屡创新高。 爱德曼说:“一般来说,一切顺畅安好的时候,信任度连带也很好。”他说:“渐渐地,信任与经济成果之间不再有关联。” 日前,辽宁盘锦市政协原副主席刘铁鹰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其获刑9年,被处罚金120万元。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此人的违纪行为之一便是动用公款贿选人大代表。此外,刘铁鹰还隐瞒交通肇事真相,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 官方披露,他刚落马时声称自己遭打击报复,是被诬告。直到其远房亲戚供述就工程项目向其行贿,此人的心理防线才最终坍塌。 长期在检察系统,敛财近千万 出生于1957年5月的刘铁鹰是营口人,22岁参加工作,一直在检察院工作,从营口市检察院书记员,逐渐升至反贪局长、检察长等。 2004年2月,其升任盘锦市检察院检察长。2013年1月,转任盘锦市政协副主席。2015年10月22日,刘铁鹰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2月2日被双开,并移送司法。 双开通报显示,此人除了存在常见的诸如搞权色钱色交易、收受礼金财务、非法占有公款等问题之外,还隐瞒交通肇事真相、动用公款向人大代表贿选、设立“小金库”,以及干预正常司法活动。 2017年8月25日,刘铁鹰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获刑9年,并处罚金120万元。判决显示,此人共受贿255万余元,贪污12万余元,另有人民币666万余元、美元70元、欧元0.06元的巨额款项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一审判决后,刘铁鹰不服,提出上诉。2017年12月21日,辽阳中法院驳回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商人送10万,2人因此未被起诉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法院认定的绝大部分受贿和贪污事实发生在刘铁鹰调任至盘锦市检察院之后。 2003年7月,辽宁某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第三分公司承建盘锦市一技术专用楼,在承包工程期间因会议室施工出现问题,公司负责人王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刘铁鹰,在给刘铁鹰10万元后,会议室装修及其它工程款项拨付得以顺利进行。 这距离刘铁鹰出任盘锦市检察院代理检察长才不过两个月的时间。2004年3月,王某再次送出7万元。 从时间轨迹来看,从刘铁鹰在出任盘锦市检察院代理检察长之后,其接收企业好处费以及利用职权办理某些事情的频率开始明显有所提高。 不仅是接受贿赂,刘铁鹰还利用职权大肆干预司法以及卖官。2010年9月,江苏某集团有限公司在盘锦市施工过程中,与当地群众发生冲突,造成人员死伤。为得到照顾,该集团沈阳新利18app处事业部经理高某通过找到刘铁鹰,送出10万元后,两名嫌疑人没有被起诉。 2004年,盘锦市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岳某得知有人在检察院举报其贪污问题,同年11月,给刘铁鹰购买了一辆价值81万元的丰田吉普车。 此外,他还曾收受70万元卖官。2010年,辽宁某造纸有限公司董事长钱某为拉近与刘铁鹰的关系,共送70万元,想让时任盘锦市X长王某的职务升迁得到刘铁鹰照顾。2010年年底,刘铁鹰向上推荐王某,后王某出任盘锦市X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从他的亲戚入手,检方成功破案 然而,正是十几年的检察官生涯,使得调查人员在查办刘铁鹰涉嫌违法违纪案件时,遭遇了不少困难,以至于辽宁省不少市检察院都觉得办理难度太大不敢接受。 在这样的情况下,辽阳市城郊地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孙乃英临危受命,担任专案组组长。一场“英鹰”对决就此展开。 官媒披露,刘铁鹰是全国检察系统业务专家,参与过刑法修正工作,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刚接触时,孙乃英就感到了案件进展的艰难。无论办案人怎么讯问,刘铁鹰就是一句不说。 孙乃英的名字,刘铁鹰还是熟悉的。2000年查办沈阳“慕马大案”时,二人都被中纪委专案组抽调,当时刘铁鹰还是小组的组长。坐在孙乃英面前,刘铁鹰还很友善,但脸上含着冷笑,那笑不是浮在脸上,而是躲在眼睛深处。 “老大哥,没想到我们以这种方式见面啊!”孙乃英感慨地说。他希望用真诚唤醒曾经的老大哥迷途知返的心,刘铁鹰则略显尴尬,不过还是沉默不语。 (调查此案的孙乃英组长) “老大哥,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吧。你也是老业务专家、老领导了,组织政策,你也是知道的。积极配合把问题说清楚,才是唯一的出路啊。” 刘铁鹰的脸上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都是诬告,工作一辈子,几乎整天和查办职务犯罪打交道,我怎么会犯法呢?”他有些恼怒。“作为曾经参与刑法修正的专家,犯没犯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孙乃英马上冷冰冰地回了一句。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刘铁鹰的声音里开始掺杂铁屑,有一种硌牙的感觉。“你们不要被诬告左右,有人在故意整我,这些年办案我得罪了不少人。我快退休了,就有人在打击报复我。” 孙乃英用目光狠狠地敲了刘铁鹰一下,“好吧,那就试试看,看看我们到底掌握你哪些犯罪证据。”孙乃英知道,不面对铁证,他是不会低头认罪的。 刘铁鹰在盘锦任单位一把手时盖了大楼,于是,孙乃英派人兵分三路围绕建大楼开始外围取证。经过调查,三组办案人分别锁定了建大楼的三个建筑商。很快,营口的的建筑商老李有了突破:他是刘铁鹰的远亲。 面对老李的不配合,孙乃英果断决定从最基本的也是最繁重的查账入手,寻找突破口。经过三天连夜奋战,他们终于从大量的账目中排查出一条重要线索。打开了老李的缺口后,另外两个建筑商也如实交代了如何向刘铁鹰行贿的犯罪事实。 孙乃英把老李供述后获取的证据摆在了刘铁鹰的面前,后者看到铁证后,一下明白了,自此心理防线开始坍塌。历时三个月,专案组到北京、大连、营口、盘锦等地寻找170余人取得证人证言笔录310余份,调取相关书证280余份近万页,终于全面查清了刘某某违法违纪事实。            1月18日中午,台北地标101大楼前的广场上竟有非法集会者悍然打出大量纳粹标志,而台北警方竟对此表示“尚属言论自由范畴”,令人错愕。据台湾东森新闻云1月18日报道,当日中午,台湾所谓“德国旧马克协会”召集约50人,在台北101大楼前举行集会,并戴着口罩疯狂挥舞纳粹旗帜,令现场的不少外国游客十分震惊。      潘际銮是我国焊接领域的开拓者。上世纪50年代初,我国第一个焊接专业——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以及清华大学的焊接专业,都由他筹建。 “用机器人替代人工焊大型结构,这是一块硬骨头,我已经啃了30年。现在还要抓紧时间,和年轻人一起,真正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潘际銮与焊接机器人。 工业机器人的手,早已经“伸”到了焊接领域,但面对火箭、航母、油罐等超大型工件,依然束手无策。 仅从技术层面而言,潘际銮团队研发的无轨爬行焊接机器人,事实上早在十几年前就攻克了这一难题。 在垂直或弯曲的金属板上,这些聪明的家伙自己寻找焊缝,自主计算焊缝中央位置,最后完成精确“缝合”。 然而,在这项价值上千亿元的科研成果和产业化之间,还存在另外一道“缝”。“焊”上这道缝,对于这个团队来说,是另外一种挑战。 2008年,江苏一家企业和团队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却没能进一步坚持,转而去做了短期内能更快收回成本的其他产品。2016年,来自河北的房地产老板,表示有投资的兴趣。年近90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潘际銮冒着大雨坐了5个小时的车过去洽谈,结果仍是不了了之。 “老板们对跑来跑去能说会跳的机器人更感兴趣,见效快,也赚钱。但我去做那些,就没有味道,因为它们解决不了我最关心的问题。”潘际銮说。 为解放辛苦作业的焊接工人 潘际銮是我国焊接领域的开拓者。上世纪50年代初,我国第一个焊接专业——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以及清华大学的焊接专业,都由他筹建。 焊接的研究绝不仅限于实验室。从接触焊接起,他就经常跑工地,和工人师傅们共同解决技术问题。这项工作的辛苦,他再熟悉不过。 曾师从潘际銮的福州大学前校长吴敏生清楚地记得,1979年5月,潘老师赴成都参加全国焊接学术会议,回来后一度寝食难安,不厌其烦地向学生们描述: 一位工人使用传统的焊机,从内外双面,焊接大直径合金钢罐体。罐体管壁厚100毫米以上,为达到工艺质量要求,管件必须预热到200℃。因此工人身穿厚厚的石棉服蹲在一个小小的铁笼里,然后铁笼被吊车吊进罐内。 200℃的高温使水一下子就变成了蒸汽,但工人们硬是要在这里坚持十几分钟。灼人的高温使狭小的空间里聚集了大量有害气体,救护车必须一直在场,随时准备抢救休克的工人。 这位焊接专家对此深感内疚。从那时起,潘际銮就有想法,总有一天,要实现大型工件的焊接自动化。 一次考察期间,潘际銮看到美国一家公司研发的焊接机器人,可以像跳蚤一样沿轨道爬到工件上焊接,他由此得到启发,产生用爬行式焊接机器人解决大型结构焊接自动化的构想。 他对清华机械系焊接教研室的高力生等人说:“这是我们的研究方向,将来我们焊球罐、军舰、巨轮,也要让机器人爬上去焊,不用焊接工人再那么辛苦,而且不要再铺轨道。” 一套别墅换不来的关键技术 实现这个想法的关键,在于研制出一个可以摆脱轨道自主爬行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的雏形,直到1997年才由闫炳义和他的夫人卢勤英设计出来。 闫炳义是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和潘际銮合作的焊接技师。1997年,闫炳义已经退休,却仍惦记着老哥儿几个的未竟事业,终于琢磨出了无轨电磁爬行机。 这个爬行机具备在大型结构件外立面进行喷漆、检测等多种使用前景,很快有人上门求购,张口出价二三十万。那个年代的二三十万,可以在北京郊区风景秀美的地段买一套别墅。 当时的潘际銮正在南昌大学当校长,主要精力放在让南昌大学早日进入“211”。来北京开会的间隙,闫炳义夫妇邀潘际銮参观他们的爬行机。潘际銮敏锐地认定,以此为基础,制作爬行式焊接机器人,就能解决大型结构焊接自动化的问题。他再三叮嘱闫炳义谁也别卖,并把高力生等人叫来,对爬行机进行进一步改造。 研究工作随后兵分两路:闫炳义、高力生、卢勤英及部分研究生在清华大学开展研究;当时在南昌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当教授的张华带领部分研究生在南昌大学从事研究。课题组先后研制了电磁式、履带永磁式、轮式、轮履结合式四代机器人。 “每一代机器人的‘分娩’过程都十分不易,曾经有一段时间让我们很难熬,因为不知该怎么解决机器人负重的问题。研究团队为此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克服了无数困难。”回顾这项研究时,当时的课题组成员、现任南昌大学机电工程学院院长张华不胜感慨。 如果想要摆脱轨道,只会爬还不行,爬行机还需要一套跟踪机构。经过长达10年的研究,潘际銮团队终于研制出无轨导全位置爬行焊接机器人,并申请获得了美国专利。2003年11月,国内焊接行业全部院士和数名顶尖级专家对项目进行了鉴定,一致认为“其成果的技术集成与创新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2006年,在有着焊接界奥运会之称的“北京·埃森焊接与切割展览会”上,这款机器人一露面便成为全场焦点。 截至2016年12月20日,最后一项“863计划”课题结题时,他们研发的无轨导全位置爬行焊接机器人,所涵盖的技术已经横跨机械、物理、数学、控制、软件、焊接等多个领域,其中光数学算法就多达上百项。 “现在全世界的大型结构,火箭也好、航母也好,绝大多数都还是人工焊。即使有自动焊的,多半也需要人工参与,还没有纯交给焊接机器人的。所以为什么我90岁了,还在想搞这个东西?就是因为看到没人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块硬骨头。”潘际銮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 “80”后“90”后的创业新征程 2007年9月,潘际銮和课题组成员去钢轨焊接基地——天津杨村考察。工地现场非常凌乱,工人在离地面20米的高架桥上焊接。 为了拿到第一手资料,潘际銮架着软梯子也爬到20多米高的高架桥上,看工人焊接。当时风很大,现场人员都被这个80岁老人的举动吓坏了。类似的例子,在潘际銮的科研生涯中不胜枚举。 高力生、闫炳义等人,尽管也都已经“七老八十”,但是在研发时始终走在一线、冲在前面。 在潘际銮看来,对科研成果的评价在于三方面:经济效益、技术成效以及学术价值。其中,能不能产生经济效益、能不能产业化,这是评价科研成果的首要标准。 然而,在距离潘际銮第一次产生研发机器人替代人工在野外进行大型结构焊接念头的近30年后,在与此相关的最后一项“863计划”课题结题的2016年年底,在新疆塔里木油田凝析气轻烃深度回收工程储罐焊接现场,有着20年焊接经验的孙明志,仍然与20名同事一起,手把焊炬,对储罐进行人工焊接。 近乎密闭的储罐弧光闪烁、焊花飞溅,烟尘让人没法呼吸。焊工们戴着防毒面具和焊帽,一会儿就汗流如注。 “受限空间20人同时焊接、打磨施工,再加上罐内密密麻麻的电缆线及支撑架子,现场安全压力极大。”施工现场工作人员说。 让这款机器人尽早投入实际生产当中,还需针对实际场景的使用需求,进一步的研发调整,然后再进行量产。完成上述过程需要经费,课题组开始接洽感兴趣的企业,但结果都不了了之。 潘际銮的学生坐不住了。清华机械工程系机械工程专业博士冯消冰,在和潘际銮等几位老师一起上门寻找金主未果之后,他和几位老师商议: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干脆他出钱,投入此前工作、创业积攒的全部家产,由几位老师指导技术,师生共同组建公司,打通技术转化“最后一公里”。 2017年1月18日,肩负这一使命的北京博清科技有限公司,从北大创业孵化营中诞生。潘际銮、闫炳义、高力生等人,不再仅仅是院士、教授,还有了新的身份——高级技术顾问。 经过将近一年的努力,博清科技已经与中石化下属的几家建设公司、江苏省泰州市政府及当地几家造船企业,形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90岁的潘际銮与85岁的老伴李世豫 为了争取尽早投产,已年过九十的潘际銮,依旧像个精力旺盛的大小伙子那样,每个月出差三四次,去有合作意向的企业,协助他们对机器人的技术进行深化。90岁的他,至今仍骑着电动车带着85岁的老伴,穿梭于清华校园的林荫间。这一幕被清华学子捕捉下来发到网上,使他突然变成“网红院士”。 继而人们发现,这位背着上千亿元科研价值的老院士,依然身居斗室。 有人问他:“参与无轨导全位置爬行焊接机器人的产业化,是不是为了赚点钱改善生活?” 潘际銮一笑哂之:“根本没想过钱的问题。用机器人替代人工焊大型结构,这是一块硬骨头,我已经啃了30年。现在还要抓紧时间,和年轻人一起,真正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新利18app_新利18体育官网)
豫ICP备06015508号